与侯朝海先生共事的岁月

叶思九发表于2016-12-4

1948年初,我由一位老水产校友介绍,认识了侯朝海先生。他是一位朴实热忱的中年长者。我当年是个28岁的青年,在他面前只是一个学生。得知20世纪初,清末状元张謇在吴淞口炮台湾创办了一所水产学校,培养了我国首批水产技术人才。先生就是这所学校的首届毕业生。先生是无锡人,从小爱国,矢志振兴我国水产事业,东渡日本留学,学成回国,接任水产学校校长。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寇入侵上海,学校毁于炮火。1937年八一三事变,日寇再犯上海,学校二度遭劫。自后经历八年抗战,沦陷敌手。抗战胜利后,先生返回上海,学校已是瓦砾无存矣!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进行国民大会选举,水产界人士鉴于先生对我国水产事业的贡献,在水产界的名额内,推选他当上了国大代表。老水产校友、水产界知名人士李东芗、金炤等倡议恢复水产学校,并敦请老校友侯先生主持复校工作。时值国内革命战火正酣,政府滥发通货,物价飞涨,社会动荡,人心惶惶,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国民政府大厦摇摇欲坠,哪有意图办学呢?先生通过社会关系,多方奔走,与上海市政当局多次交涉才获得批准,但是条件十分苛刻,不拨校舍,不给建校资金,只承诺在学校办成后,按正规学校发给办公费和教职员工薪金。1948年二三月间,先生借用中华水产公司位于东长治路里虹桥处一间办公室,挂起“上海市立吴淞水产专科学校筹备处”的牌子,标志着复校工作的开始。

我被聘为首名专职数理教员,另外还有职员许中益、干务员蒋忠英等人。先生在办公室架起一只帆布床日夜固守,常以大饼、面包充饥。建校工作千头万绪,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先生呕心沥血,克服重重困难,开办费从老校友们筹集而来,校舍借用渔业管理处水产公司在复兴岛北端的几间平房作为教室和办公室,另外两栋活动房屋做学生宿舍,就开始招生了。1948年招了两批学生,设渔捞、制造(加工)两个五年制专科共四个班,试场借用东长治路原雷士德工学院的教室。我参与了命题、监考、阅卷、录取工作。秋季在复兴岛开学,所有教学计划、课程设置、规章制度等尽出先生之手,所有师资延聘、教学设备、生活设施等,均由先生一手操办。专职教职工已增至八九人,另请老校友义务兼课。开学上课了,学校办成了!先生白手起家,甘于艰苦,追求水产事业的执着,百折不挠的毅力,深深感染了我,是我学习的榜样。

在复兴岛师生人数不多,先生关爱备至。他常和学生们聊天,鼓励他们要目光远大,胸怀壮志,勤奋学习,掌握好知识技能,振兴中国的水产事业,开发我国的近海渔业资源,抵抗德、日侵渔,将来还要远涉重洋作业,参与国际竞争,为民谋福,为国家争光,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学生在学习、生活上遇到困难,先生总是关心他们,给予指导、解决。对一些经济特困学生,先生常解私囊给予资助,或招他们打工,如刻钢板蜡纸等,付给酬金。学生饮食太差,常为他们免费加餐。学生患病立即派人护送医院就诊。先生爱护学生,亲如子弟,学生们留下深刻的记忆,每当他们谈起先生,总是感激动容。

我在复兴岛第一学年教物理学,选用英文本的美国中学教科书,还教平面三角学,是自编讲义。学年结束后的暑假中,先生给我续聘,对我说下学期有一门课程“球面三角”(航海数学),既无教材,又缺师资,要求我利用假期到书店、图书馆去找资料,编成讲义,由我执教。我觉得有难处,回答说:“这门课我没有学过,更没教过,担任不了!”他鼓励我说:“根据你的数理水平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不要怕困难么!”我遵命承担下来,后来先生检查教学成果,表示满意,自后增加了对我的信任和倚重。1951年新中国首次评审教师职称时,先生提名我为副教授,经校务委员会通过,市高教局批准,报中央教育部备案,我感激先生知遇之恩。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蒋介石突然来到复兴岛指挥战事,进行“清”岛,学校被逐出,暂借闸北区宝通路一所中学上课。战火临近,市内已闻炮声,为了保护师生安全,先生带领大家去南市区华胜网厂仓库和苏州河南岸江西路上的一座高楼底层避难,就在那里迎接了上海解放,参加庆祝上海解放大游行。

解放后,学校由军管会市政教育处(后改市教育局)接管,从此走上发展的康庄大道。在市政教育处的领导下,增援经费,增派师资(刘克敏等),增设养殖专业,和二年制专科,扩大招生。同时又将江苏崇明、浙江乍浦两所水产学校合并进来,学校规模扩大,更名为上海水产专科学校。因为师生人数增多,宝通路校舍已容纳不下,经市教育局批准迁往长宁区大夏大学(华东师大前身),借用部分校舍。在此期间,先生运筹帷幄,常要请示教育局,有时还找我同去。迁到大夏之后即任命我兼任总务处主任。

在大厦期间,学校成立了校务委员会,是学校的最高领导决策机构。先生为主任委员,王刚为副主委,我也是委员之一。在市高等教育工会领导下,学校成立了教工工会,我当选为主席,路俨为组织委员,俞之江为宣传委员。

市教育局派来的年轻政治教师刘克敏是我校第一名共产党员。在他的推动下,学校民主气氛浓厚,政治活动蓬勃发展。中共长宁区委指派朱灿瑞(学生)和叶思九(教师)为共青团正副支部书记,发展共青团员,建立了第一个团支部。在中共长宁区委直接领导下,全校师生热烈地进行了抗美援朝宣传活动,组织了“毛泽东思想战斗队”鼓动参军。有不少同学投笔从戎,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海、空、后勤部队。侯朝海先生是学校的领导人,对师生参加各项校内外活动,都是积极支持,主动配合,提供种种便利,表明先生在解放后拥护共产党、人民政府和鲜明的爱党爱国的政治立场。

1951年春,上级领导研究决定,改变学校的领导关系,由教育部门划归华东水产局直接领导,任命局长方原兼任校长,黄亚成、侯朝海为副校长。派来骆肇荛、林亨嘉、林念庚、王裕华等行政、教学骨干,健全了学校的组织结构。划拨原国民政府中央水产实验所给学校作校舍。批下巨额经费,用于修建教学大楼,添置图书、仪器、试验设备,改善生活设施。学校对规章制度进行整顿,学生从此有了优美、安定的学习环境,学校又一次得到发展,次年更名为上海水产学院。

自后,受当年极左思潮对知识分子的偏见,先生不被上级领导信任,以致行政职务连连被降,成为一名专职教授。先生认真教学,意在培养人才,振兴我国水产事业,淡泊名利,与世无争,显示了先生的高尚品德。先生不幸在1961年逝世,享年67岁。先生带着一身正气,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人间,离开了比他生命还宝贵的中国水产事业。

侯校长被贬,我是他信用的人。当年曾有一些人讽我是“侯手下的红人”,也就不被信任,成为政治上被怀疑的对象。1951年10月,我和陈谋琅、余鲲教授、吴敬宙副教授等5人被送去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学习革命理论,改造思想,自觉交代历史。半年结束,陈等4位被调往新疆八一农学院,我被调到山东烟台水产学校。在那里遇到校友许海根,相聚一个多月,经中共烟台市委组织部批准退回上海而调到上海动力学校(上海电力学院前身),任教高等数学和理论力学。刘克敏也被调离,就任华东师大党委宣传部长。教务处主任林亨嘉,校长室秘书兼工会组织委员路俨,则在史无前例时期谢世。

改革开放,春风浩荡,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执行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人民的思想在变化,解放思想,求真务实。上海水产学院再一次获得飞跃发展,成为一所规模宏大的多科综合性高等学府,更名为上海水产大学。50多年来培养人才上万。其中许多人成为当今水产系统的科研专家、学者、教授、远洋渔轮作业的船长和行政领导的骨干。人们拨开迷雾,在侯朝海先生去世30多年,百岁诞辰之际,广大校友们怀念老校长,对他的一生,作了客观公正的评价,集资为他铸铜像一座,树立于校园之中,以纪念这位毕生为我国的水产事业鞠躬尽瘁的先驱者。

近年,我每到上海水产大学一次,必到先生塑像的园地瞻仰,向他三鞠躬,以表达对先生的怀念和敬意。

 

写于2004年3月8日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