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同学侯朝海

姚詠平发表于2016-12-4

我对水产大学在国内外的老同学们集资为侯朝海校长建立铜像,感到很高兴!现在把我的脑海中尚能记忆与侯校长既是同学又是同事的几件事实,简单地写出来,留作纪念。

在1912年,我与侯校长同时考入江苏省立水产学校,那时在吴淞新建的校舍,尚未完成,只好在上海借江苏省教育总会的大会堂上课。第一年是预科,学生68人,在一个教室上课,一年中我与侯校长已成为要好的同学。预科毕业,即进入吴淞新校舍,分科上课,侯校长是渔捞科,我是制造科,各科分开上课,亦能天天见面。每逢星期日,我们总要同去黄浦江边,看看江上景色,谈谈功课情况。我毕业后,由张校长介绍去浙江水产学校工作了7年,那时的校址在浙江海门。1931年我自日本回国后,又在该校工作4年,校址在定海。侯校长毕业后,即由学校送往日本深造,回国后,接任母校校长。他办事认真,大公无私,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在1934年我在上海小南门接任江苏省立渔业试验场场长,侯校长听到后即来我处,要我去母校教日语,我就抽出时间,每星期去一天,直到1938年日寇侵占上海后,从此消息不通,无法知道他的行踪。直到解放后,方由上海老同学传来消息,知道他已去世,使我心中悲痛,有说不出的难过!

我与侯校长同学4年,同事3年,他的一生,是大公无私的一生,是热心培养我国水产人才的一生。现在国内外不少老同学们不忘他生前的功德,要在上海水产大学内为他建立铜像,作为永久纪念,我非常赞成,万分高兴。我的老同学、老同事永垂不朽!作诗二首略表我的衷情:

(一)

一生办事总为公,培养人才立大功;

赢得学生都敬仰,热心要作老来红。

(二)

白发学生不忘恩,高高铜像作亲人;

师生从此常相见,正是中华面貌新。

 

作于1994年10月18日

 

(转载自1994年11月1日校报)

 

姚詠平先生系江苏省立水产学校第一届制造科毕业生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