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尊敬的侯海朝先生

沈汉祥发表于2016-12-4

侯海朝先生于吴淞水校毕业后,曾赴日本东京水校进修深造,回国后先到初办的厦门私立集美学校水产科任教,嗣后侯先生回母校吴泄水产学校主持校务。日寇入侵时学校被毁,一再迁校,甚至停办。经侯先生奔走联系和募捐,才得以复校,解放后发展为华东最高水产学府。在抗战胜利时,侯先生还为了在青岛的大学培养水产人才,而与当时主管大量渔业物资的渔业专家王以康先生等共同建议:在山东大学创办水产学系,并在联合国援助的渔业物资中拨让渔轮“北岸号”和食品加工厂设备以及小型冷冻厂一套,并推荐笔者继朱树屏教授之后到水产学系主持工作。王以康先生原是湘雅医学院教授,经侯先生大力推荐后才从事渔业工作,其时校址在青岛的山东大学水产学系,如果没有侯朝海先生和王以康教授的建议和支持是很难办起来的。

侯先生一生从事渔业规划,一生热心水产教育。他以高度的热忱,高瞻远瞩,夜以继日地为渔业辛勤工作。在其晚年,几乎每晚都在办公室加班度过的,这是我亲眼目睹的,其全心全意为水产事业的精神是一般人所望尘莫及而令人深为钦佩的。

能做到专业方面有突出成绩而受人尊敬是不容易的,而要做到在人品方面突出表现而受人尊敬则是更不易。侯先生所以受人尊敬和爱戴除上述原因外,还在于他为人正派廉洁、平易近人、不为名、不为利,以及同情接济清寒学生等许多优点,综合起来,形成“为人师表”的高大形象。使人感到在他领导下工作和学习,如坐春风。

为侯先生立铜像,使后人得知其为人师表的慈祥容貌,同时将给全校师生乃至所有水产工作者以美好的影响。能在他费了许多心血恢复重建起来的学校工作和学习,将得到鼓舞,感到光荣。

 

1994年8月25日写于青岛海洋大学宿舍

(转载自1994年11月1日校报)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