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萍客 以梦为马

黎诗亭发表于2016-12-4

纵然是人间萍客,却亦以梦为马,跑得轰轰烈烈。我想说的就是这样三位老先生。

怎么说呢?有这样三位老先生,或许他们来自远方,或许他们将走向远方。他们总是挥着衣袖,潇洒而又气魄,深沉却不失温暖。他们有才有理想,有热血有远方。他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就算他们聚在一起,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不会是梦破碎的声音。相反地,那是他们梦绽放的响亮与清脆。

第一位老先生——朱元鼎老先生

他,是鱼类学泰斗,是为梦执著之人,是上海海洋大学的骄傲。他就是朱元鼎老先生。

朱元鼎老先生是浙江宁波人,一生获誉无数。

他早年从事昆虫学研究。20世纪20年代末,鉴于中国水产资源丰富而研究中国鱼类者多为外国人,于是毅然放弃研究多年的昆虫学,转而研究鱼类学。1931年,编撰中国第一部鱼类学专著《中国鱼类索引》,为研究中国鱼类分类提供基础资料。1935年,发表博士论文《中国鲤科鱼类之鳞片、咽骨及其牙齿之比较研究》,论述鱼类演化和形态变化的关系,为鲤科鱼类分类提供依据。

朱元鼎老先生长期从事中国鱼类分类与形态学研究,先后采集鱼类标本达4万多号,在东海和南海发现30多种鱼类新种。1963年,朱元鼎和学生合著出版《中国石首鱼类分类系统的研究和新属新种的叙述》,以鳔的分枝和耳石形态变化,结合外部形态特征作为分类依据,提出中国石首鱼类分类系统,并被译成英文版在荷兰出版。1979年,朱元鼎与孟庆闻合著《中国软骨鱼类的侧线管系统以及罗伦瓮和罗伦管系统的研究》,提出中国软骨鱼类新的分类系统,对于鱼类形态学、分类学以及进化理论方面有广泛影响,获198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三等奖。朱元鼎著或与人合著《中国软骨鱼类志》《软骨鱼类牙型的研究》《中国软骨鱼类螺旋瓣的研究》《中国经济动物志·海产鱼类》《南海诸岛海域鱼类志》等。曾主编《福建鱼类志》《南海鱼类志》《东海鱼类志》等论著,任《中国大百科全书·农业卷》分编委会副主任兼水产学科编写组主编。他倡议编著中国鱼类志,率助手研究中国软骨鱼类、鲀类、杜父鱼类、虾虎鱼类等鱼类地理分布规律,先后出版《中国动物志·圆口纲·软骨鱼纲》等4部鱼类志书。

朱元鼎老先生生前还把私人珍藏图书、资料近两千份提供公用,身后全部献给国家,家属将捐赠所得5万元奖金悉数捐赠上海水产大学(上海海洋大学),学校以此为主建立朱元鼎奖学金基金。一直到今天,朱元鼎奖学金还是校内最高荣誉,上海海洋大学的学生们以获得此项奖学金而自豪。

朱元鼎老先生在那个年代,依然为梦想努力奋斗,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也依然没有放弃,最终迎来柳暗花明,他那种科学钻研的精神,那种努力奋斗的品质,值得我们用一生去继承,去学习。

第二位老先生——侯朝海老先生

他是一位共产党的追随者,是一位慷慨的校长,是一位“吝啬”的父亲,是一位矢志不渝的水产教育家,是一位逐梦者。

从20世纪30年代起,侯朝海老先生开始供职于国民政府。其间,他先后在国民政府江苏省农矿厅、实业厅,经济部、农林部等任职。先后兼任江浙区渔业改进委员会常务委员,上海鱼市场常务理事,国货审查技师、审查委员,敌货审查委员会常务委员,农业复员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参事等职。作为国民政府一位渔业骨干,为什么在上海临近解放之际没有去台湾,而是坚定地留下来,并且千方百计地保护学生,保住学校呢?是一位共产党员的影响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位共产党员就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博古(秦邦宪)。当年博古的一席话对侯朝海老先生产生了深刻影响,也正是由此,侯朝海老先生开始了对共产党坚定不移的追随。

早年,侯朝海老先生在江苏省立水产学校任教和担任校长时,江苏省教育厅设在镇江,他每次前往教育厅办事都要途经老家无锡,可是没有一次中途下车。由此也让众师生从心底里佩服其“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精神。这也是侯朝海老先生的献身精神。他把一切时间都留给了学校,留给了学生。对于家人,他能做的就极少。所以,他是一位慷慨的校长,是一位“吝啬”的父亲。

但是,这也是那个年代的无奈啊!为了梦想,为了水产事业,侯朝海老先生唯有倾尽一生之力,矢志不渝,为之奋斗到底,才有可能迎来水产事业的美好明天。在那个时候,侯朝海老先生就一直期待着,他的美好期待已经传到现在,水产事业已经走得越来越好,我们会一直期待下去。

第三位老先生——陈子英老先生

我们常说岁月无情,白云过隙,一瞬间的事情,殊不知,岁月再快,以梦为马的老先生们也可以赶上时间的脚步,在时光里活得风生水起。陈子英老先生就是这样一位老先生。

陈子英老先生是中国遗传学、海洋生物学先驱。纵然他一生辗转多地,但是对这两项研究从未放弃。他创立了中国第一个海洋学术团体——中华海产生物学会,推动了中国海洋生物学的研究发展。这是中国专事海洋生物学研究的学术团体,也是中国第一个群众性海洋学术组织,每年在厦门举行例会,开展为期一个半月的暑期海滨生物研究,先后共举办四届研究会,后并入中国动物学会。与此同时,陈子英老先生在经过数年艰苦摸索后,使中国海洋生物科学研究渐入正轨,为促进中国近代海洋科学发展做出积极贡献,他也因此成为中国近代海洋生物研究先驱之一。这就是以梦为马的陈子英老先生。

世界再大,我们也跨不出一个圈。钱钟书老先生在《围城》里写道: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这不就好似一个圈,只是圈内圈外而已。我们在世界这个圈子里,都是人生萍客,飘飘忽忽,总有一天会离去,而三位老先生早已为我们做好了榜样,纵是人生萍客,飘走的那一瞬也应该有根留存。他们的根,就是他们留下的科学财富,精神财富……

以梦为马,如果没有梦,没有感觉,那是人生最原始的睡,同时也是死的样品。顾城在《一代人》中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们处在一个最坏的时代,但同时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百花齐放,欣欣向荣,阳光打在地上,温暖而又美好。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