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朴忠实

张陈妮发表于2016-12-4

2016年,不仅是长征胜利80周年,同时也是著名水产教育家侯朝海、著名水生生物学家陈子英、著名鱼类学家朱元鼎诞辰120周年。回顾他们的一生,他们出生、成长、学习,再把知识及其最新成果教授给学生,为代代后人留下不可或缺的知识财富。同时,他们将身上不懈努力、求真务实的钻研学习精神以及敬业奉公、爱国荣校的崇高品质留给了我们。他们是我们的榜样,值得我们从各个方面好好学习,立志成为像侯朝海、陈子英、朱元鼎老先生们一样优秀的人才。

侯朝海教授,在民国元年(1912年)就读于江苏省立水产学校的渔捞科,也就是我们上海海洋大学前身。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水产事业。他提出水产教育对发展中国渔业的重要性,并强调要加强渔民教育,培养渔民子弟成为水产专门技术人才,还提出为补中国师资不足,聘用欧洲专家担任教师,并可以“谋抵制东邻侵渔之方策”。除此之外,他还将所拥有的一切奉献给了教育事业,他用自己的部分工资收入,借合川国立二中开办水产部。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回到上海,竭尽全力恢复并成立上海市立吴淞水产专科学校。在学校成立担任校长后,由于学校经费紧张,他常常用省下来的薪资接济贫苦困难学生,并传播积极向上的正能量,用乐观精神鼓舞、团结师生共渡难关。侯朝海先生对于水产教育作出巨大贡献,为我国渔业发展输送了大量专业人才。那种舍“小我”,为“大我”的无私奉贤精神以及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都令人十分感动,为之动容。

陈子英教授对于遗传学、海洋生物学非常有研究,虽然他的一生辗转很多地方,但他都没有放下对于遗传学、海洋生物学的研究。他从事果蝇遗传学研究,探究果蝇原基的发育,正常型和突变型的差别,通过突变基因表达的研究,对果蝇的镶嵌、雌雄同体等突变现象做出科学解释,并与燕京大学李汝祺合作开展金鱼的遗传育种研究。在1931年,陈子英教授发表《中国文昌鱼一个雌雄同株标本的研究》,对于海洋生物学做出重要贡献。解放后,陈子英教授调入上海水产学院任教,主讲动物生理学和组织胚胎学。同时与其他这方面的专家在国内率先创办水生生物学专业,自编讲义,现场调查,采集标本,开展淡水生物学、海洋生物学教学。为我国水生生物学科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培养了一批优秀水生生物学人才。他对于遗传学、海洋生物学的执着追求、不懈研究的精神是每个海大学子需要效仿学习的。如今,我们很难对同一事物专注太久,很容易被这个世界各种各样的缤纷事物诱惑而无法专注。陈子英教授对于研究,对于教育的那份执著品质正是我们所缺少的。浮躁的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专注于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并把它认真做好!

朱元鼎教授是著名鱼类学家和水产教育家,同时也是上海水产学院院长、名誉院长。朱元鼎老先生早年从事的是昆虫研究。20世纪20年代末,他意识到中国水产资源丰富,然而研究中国鱼类学的大多是外国人,于是毅然放弃研究多年的昆虫学,开始研究鱼类学。为了中国的鱼类学能掌握在国人手中,朱元鼎教授专心鱼类学研究,并取得有目共睹的成果。1935年,他发表博士论文《中国鲤科鱼类之鳞片、咽骨及其牙齿之比较研究》,获得广泛关注。因此,有学者特将鲤科鱼类咽骨称为“元鼎骨”。我们海大校园内的元鼎骨雕像便是为了纪念朱元鼎教授的重大研究成果。他不仅专注与学术研究,对于祖国,对于他的学生们也充满爱与关怀。在老先生逝世前,他将自己收藏的图书、资料捐献给国家,他身后其子女又将所获奖金捐给上海水产大学。这种“爱国荣校”的思想是我们的精神指引,是我们学习的方向。

侯朝海、陈子英以及朱元鼎三位教授,他们严谨为学、刻苦钻研,都为水产教育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并将一生所学毫无保留地教授给了一代又一代学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水产人才。他们以身作则,向众人阐述着“勤朴忠实”的内涵。他们心向师生,躬身学术,无数莘莘学子都在他们指引下取得不朽成绩。作为当代教师和大学生,我们都应该以他们为楷模,做好自己,勤奋学习,求真务实,有朝一日能够用我们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为国家建设、学校建设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并将这种勤朴忠实、爱国荣校的精神代代相传。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