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后人留下宝贵遗产的他

李 琦发表于2016-12-4

今年是2016年,是著名水产教育家侯朝海、著名水生生物学家陈子英、著名鱼类学家朱元鼎诞辰120周年。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很久,可是他们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依旧崇高而伟岸。因为他们为学术做出的贡献、他们强烈的爱国思想和治学严谨,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第一次进入上海海洋大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个学生都发了一本《学生服务管理手册》。我随手翻开一页,正好是各项奖学金那一页,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朱元鼎老先生大名的。随着在海洋大学学习和生活,对于海大历史也有了一定了解,那么在历史中不可缺少的一位就是朱元鼎老先生了。

在网上查阅和了解了一些资料后,朱元鼎先生是为中国水产科研和教育作出杰出贡献的国际著名鱼类学家、中国鱼类学主要奠基人和水产教育家。他的《中国鱼类索引》是中国第一部较系统的鱼类分类学专著。他长期从事鱼类分类、形态、比较解剖学的研究,取得突破性成就,一生共发现鱼类48新种、10新属、4新亚科。在鱼类系统演化和系统发育方面做了许多开创性工作,多次提出独到创见,贡献卓著。这些都是他一生中卓越成就的一部分,要是全部说出来,可能一篇小小的文章是说不完的。

我了解朱元鼎老先生,之所以会有如此伟大成就,离不开他自己的努力和刻苦。小时候的朱元鼎对于上学十分向往,因此在辛亥革命胜利之后,他就恳求父亲让他到中学学习。他对于自己好奇的事情总会抱着刨根问底的心态。这正是做学术的人应该有的学习态度。朱元鼎每天放学之后,总喜欢徜徉于码头、鱼肆,徘徊于甬江之滨。他爱海、爱鱼,爱这富饶的土地。恰恰就是鱼类资源问题,老师总是语焉不详,搞不清浙东海里到底有多少种鱼,因为那时还无人写过一部比较系统的中国鱼类书籍。这就是朱元鼎后来同鱼类结下不解之缘的初因。他一直对自己有着严格要求,不要说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了,就是现在要修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学好一门又一门课程也是不容易的,但是朱元鼎做到了。

朱元鼎老先生除了在水产渔业方面作出重要贡献之外,他的强烈爱国精神也让人钦佩。他在美国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却并未影响他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赤子之心。在他一生中,有这样的事迹:在圣约翰大学任教期间,年轻的朱元鼎目睹外国专家,将在中国采集的大量鱼类标本带回国去,发表不少有关鱼类新种的文章,将许多中国渔业资源资料窃为己有,甚感痛心。面对中国丰富的鱼类资源,鱼类学研究却被外国人把持,朱元鼎下定“我们要做中国渔业科学的主人”的决心,毅然放弃研究多年的昆虫学工作,转而研究鱼类学。这正是他爱国热忱的体现。早在1915年,斐迪中学师生联合组织出版《国货杂志》,他担任国货调查员,在该刊第一期上撰文疾呼:抵制日货,“不然值此千钧一发,为民者不能竭一己之力以补救之,大局不顾,坐待成败,何异釜舟已破而舟子嬉笑不顾哉!”这就是爱国青年朱元鼎在内忧外患,国势渐堕的旧中国,以天下为己任,动员起来,救国救民的崇高精神。在所谓“日中提携”之际,他拒绝日本动物学会年会,表现出一个中国学者坚定的民族气节和浩然正气。

坚持不懈的艰苦奋斗精神,是朱元鼎老先生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他事必躬亲,身体力行。“文化大革命”中,他被完全剥夺从事正常科研工作的权利。但朱元鼎还是排除各种困难和干扰,默默在家里继续进行研究,于1973年与王文宾合作完成《中国动物图谱·鱼类》的编撰工作。如若不是他心中对于中国渔业的支持和艰苦奋斗精神,他又如何完成这样的工作?粉碎“四人帮”后,朱元鼎不顾年迈多病,到处奔走,呼吁上海水产学院复校。进入80高龄后,腿部肌肉萎缩,双手颤抖,操作相当困难,但他坚忍不拔、锲而不舍,在家中利用解剖镜观察标本。因无转椅,只得站着看,直到累得气喘才休息一下,接着又站起来看。91岁高龄的朱元鼎卧床不起,虽病魔缠身,仍不忘《中国鱼类志》研究工作,召集助手于病榻前研讨如何早日完成。他高年事、高产科研成果、高质量论著,许多外国来访的学者,都为之感动,表示钦佩。

朱元鼎善于借鉴西方科学的精华,绝不崇洋,在学术上走自己的道路,推陈而能出新,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为后人留下一份极其丰富的宝贵学术遗产,以及一名学者深铭人心的崇高风采。

在这些文字材料中,我粗略地了解了朱元鼎老先生的一生。在不到几百字的他的生平介绍,却是朱元鼎老先生亲力亲为、坚持努力、排除万难取得的成就。我无法想象其中还有多少我无法体会的艰辛故事,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之所以取得这些成就,对国家做出如此大的贡献,就是因为他孜孜不倦做学问的同时,心中始终燃烧着爱国之情,此外还有他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向困难低头,乘风破浪的勇气。写完这篇文章,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我被他在耄耋之年、病魔缠身的情况下依旧勤勉治学的精神所震撼。

朱元鼎老先生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楷模!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