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往开来 砥砺前行

廖尹航发表于2016-12-4

海洋大学的历史就像大海,总是在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掀起波澜。

1896年,第一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雅典举行;亨利·福特制造出第一辆汽油机车:福特一号;维尔茨堡大学物理学教授伦琴发现了X射线;上海徐园的“又一村”内放映了“西洋影戏”,是中国第一次放映电影……许多个“第一”在这一年发生,人类社会的若干领域都迎来了新的起点。而这一年,从一定意义上看,也是上海海洋大学的起点。侯朝海、朱元鼎、陈子英相继诞生于无锡、宁波和苏州的三个家庭,三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将注定在海大校史上青史留名。

1912年,经黄炎培襄助和首任校长张镠竭力筹措,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正式创办,是我国最早的水产学校之一。这一年,已近成年的侯朝海、朱元鼎、陈子英三人在各自求学之路上奋发图强。侯朝海在建校第一年考入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攻读渔捞科,成为该校第二届学生。1918年,由学校派往日本,在日本农商务省东京水产讲习所和中央气象台作水产实习与气象研究。朱元鼎1920年毕业于东吴大学生物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26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理学硕士学位。1934年,获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学位。陈子英于1921年毕业于东吴大学。在A·M·波琳指导下,成为燕京大学生物学系第一个硕士研究生,获硕士学位,之后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奖学金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摩尔根实验室学习。1928年,在摩尔根学生斯特蒂文特指导下获博士学位。

1927年,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更名为第四中山大学农学院水产学校。时任校长的侯朝海联络渔业和海运界人士,合作创办中国最早的航海专科和远洋渔业专科。1937年因八一三事变,校舍毁于战火,侯朝海为维续水产教育,克服重重困难,联合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校友会等水产界人士向国民政府提议,在四川合川国立第二中学先设水产部,后独立设置国立四川水产职业学校。抗日战争胜利后,侯朝海四处奔走,筹集经费,为恢复水产教育事业殚精竭虑。1947年6月,水产学校在上海复校,定名上海市立吴淞水产专科学校,侯朝海任校长。

1951年,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水产教育事业亦欲扬帆起航。这一年,上海市立吴淞水产专科学校更名为上海水产专科学校。次年,组建升格为上海水产学院。当时学院有三位“挑大梁”的人物,一是水产专科学校前校长,学院副教务长兼海洋渔业系主任,从事海洋学教学的侯朝海先生;二是1952年调入水产学院,历任上海圣约翰大学生物系教授、系主任,1957年之后成为水产学院院长的朱元鼎先生;三是历任燕京大学副教授,厦门大学教授兼生物系主任,沪江大学、东吴大学生物学教授,1952年调任上海水产学院养殖生物系主任的陈子英先生。在三位先生和其他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上海水产学院作为新中国第一所本科建制的高等水产学府,为祖国的海洋和水产事业开疆拓土,培养了一批批活跃在水产事业第一线的实用人才。

之后岁月里,上海水产学院历经坎坷,校址几经辗转最后仍在上海原址恢复,朱元鼎、侯朝海和陈子英也相继离世。三位先生敬业奉公、爱国荣校、求真务实的办学精神和科学精神,以及坚定信念、甘为人梯、不懈追求的崇高品质和进取精神,是他们留给身后学子们最宝贵的遗产。

朱元鼎生前把私人珍藏图书、资料近两千份提供公用,身后全部献给国家,家属将捐赠所得5万元奖金悉数捐赠学校,学校以此为主建立朱元鼎奖学金基金。

侯朝海为复建水产学校,将3年薪俸悉数捐出用于办学。上海解放前夕,他冒着危险带领学生穿越封锁线撤离复兴岛,为新中国保留了一批骨干水产人才。他关心学生胜过子女,为广大学生爱戴。

陈子英一生虽辗转多地,但一直对遗传学、海洋生物学研究情有独钟,在学术道路上栉风沐雨,成为中国海洋遗传学先驱。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上海海洋大学坐落于南汇新城的新校区与军工路校区相距百里,然而通过了解三位先生的生平事迹,三棵“大树”的护荫,仿佛真实穿越数十年光阴,落在每一个海洋学子和教员追求真知、奔向梦想的道路上。我们也将继承前辈遗志,继往开来,砥砺前行!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