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是事业成功的基石

邱郁春发表于2016-12-4

开发海洋事业是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海洋是人类的第二故乡。海洋资源非常丰富,尤其是鱼类生物资源。鱼儿人见人爱,如果你喜爱它,就拥抱它吧!朱元鼎就是拥抱了鱼儿,后来就成为大家非常崇拜而爱戴、国内外有声望的鱼类学专家。

在他诞辰120周年之际,我本着怀念和崇敬的心情,祝他在天堂安好!

他出生在海洋资源繁盛的宁波区域,童年时最喜欢徜徉于鱼市场码头,听渔歌、向往海洋和酷爱鱼类,求学于生物专业。结业后,一直从事鱼类方面的研究。35岁就撰写出版我国,也是世界上第一部较全的系统的《中国鱼类索引》专著。因为他研究鱼类成就卓越,被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任命为上海水产学院院长。他自始至终坚持以身作则、立德树人的原则,履行着院长的繁重行政事务;一直醉心专注于鱼类的研究和教学,教导、培养、传带了一批后来也成为出色鱼类学家的弟子们,如孟庆闻、罗云林、苏锦祥、伍汉霖、宋佳坤等等。

朱元鼎对鱼类学的研究非常专注而刻苦,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时他已经72岁了,又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竟被下放到长兴岛劳动批斗。他还不忘初心,以顽强的斗志,排除困难和干扰,默默地在家继续做鱼类研究工作。91岁高龄时,他实在无法支撑自己的身躯而卧床不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不忘《中国鱼类志》编著工作。为表彰他这种忘我的敬业精神,在他诞辰100周年之际,国家原副主席荣毅仁欣然为他题词“敬业奉公,为人师表”,充分肯定了这位敬业爱国的老科学家的崇高人格和学术风范,以及他为中国鱼类学和水产教育事业所作出的非凡贡献。这当然完全出于他童年热爱鱼类生物而刻苦钻研,取得巨大成就的回报。

殊不知,国家向来重视海洋事业。毛泽东于1955年第二届全国政协开会期间,在怀仁堂与朱元鼎亲切握手,勉励他继续做好鱼类学研究,还于1958年五一前夕参观广东省水产博览会时,听取校友翟贵华讲解捕鱼网具改革情况,了解渔网渔具相关知识;邓小平于1975年6月亲临上海石化总厂视察时说:“要下决心解决污染问题,让海里的鱼照样游,不受污染”;江泽民于2006年6月,专程来校会见骆肇荛教授,还于2008年4月为上海海洋大学题写校名;胡锦涛于2007年7月在深圳与校友交谈;习近平于2013年5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蛟龙号”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又于2014年5月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与校友吕昕亲切交谈进口三文鱼情况。可见发展海洋事业对国家发展有多么重要,历届国家领导人又多么重视!

正因为有像朱元鼎这样老一辈科学家,付出毕生精力对忠爱的海洋事业进行深入研究并取得卓越成果,无形中潜移默化影响了一批人。像崔维成,为了探索深海奥秘,辞去原先特别优待的职业另起炉灶,到上海海洋大学创建全国首个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为筹得巨额科研经费,与师弟民营企业家吴辛合作,并自费巨款投资设计建造万米级载人潜水器“彩虹鱼”等科研设备,进行万米深渊探测任务,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而日夜奋进;又像崔建章、朱清澄等先后出色完成“神舟”系列火箭海上打捞网具的研制设计任务;又像为探索开发远洋渔业资源,我的同窗学友杨德康,不屈不挠,横渡三大洋,进行远洋渔业生产和科研,在东、西非船队工作长达12年之久,直至退休才回国与家人团聚。像他们这样一心与海洋事业结缘,而获得成功的学者不胜枚举。这与他们受到像朱元鼎前辈,一生敬业海洋事业,无形中受到感染不无关系吧!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人类寻求未来生存有两种途径:一靠上天,研发航天器飞向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二靠下海索取人类生存所需的各种物质。国家把发展海洋事业作为战略目标之一不无道理,可有远见!

我们多么期望有更多中小学生能抱有热爱祖国海洋事业的梦想,报考上海海洋大学深造,沿着前辈们研发海洋科学的行踪和发扬红军万里长征的勇气,刻苦钻研,为祖国海洋事业的发展奋斗终生吧!海洋是人类的第二故乡,热爱海洋这份职业大有作为、前途无量。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