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携后学 甘为人梯

宁 波发表于2016-12-4

1980年2月9日,在华东医院治疗了4个多月后,身患糖尿病的朱元鼎教授回到家里。不过,医生叮嘱他每天早饭前仍要注射28单位的胰岛素。为了照顾父亲,女儿朱元美专门学会了打针。一方面身患糖尿病,一方面已84岁高龄,此时的朱元鼎一提笔手就抖,难得写长信了。可是2月里,他却断断续续写了一封长达3页的信,准备寄给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宋佳坤。这封信直到2月29日才写完寄出。蓝色的字迹,虽处处可见颤动的痕迹,但却字字工整。

宋佳坤毕业于上海水产学院,至今对朱元鼎的“生物学引论”课记忆犹新1962年她18岁,记得朱元鼎上课时:“身着深灰色中山装,和蔼又威严,令我肃然起敬,至今仍历历在目”。当时,朱元鼎是院长,一级教授(1956年全国高校仅190多位),日本学者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元鼎骨”闻名遐迩。这让年轻的宋佳坤引以为豪,成了她后来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动物所搞鱼类学研究的动因。

1978年6月,宋佳坤在鲻、鮻鱼分类方法中,提出将眼眶周围侧线管开口与眼睛的距离与眼径之比作为分类依据的想法。这一方法很有独创性,但对其科学价值宋佳坤却没有把握。她请教导师、著名动物学家郑葆珊。郑葆珊想了一下,突然一拍脑袋道:“朱元鼎老先生正好在北京开会,找他去。”两人立马出发,来到人大会议招待所,找参加第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朱元鼎。看到好友郑葆珊,朱元鼎兴奋不已。经过介绍,他握着宋佳坤的手开玩笑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我们已经不中用了。”听完宋佳坤就鲻、鮻鱼分类的想法,朱元鼎连连点头:“好想法,好想法!”他鼓励她继续走下去,有什么困难尽管和他联系。一席话使宋佳坤信心倍增。

1980年,宋佳坤有了出国留学的想法。此时刚刚改革开放不久,国外的一切对许许多多中国人来说都十分陌生,更不要说知道留学是怎么一回事了。身为著名鱼类学家的朱元鼎,曾两度赴美留学,并获得密歇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他在给宋佳坤的信中写道:“关于读M.S或Ph.D(博士)学位问题,我认为光读一M.S(硕士)学位,继着再读一Ph.D,或者直接读Ph.D,是差不多一样的。一般读M.S是比较容易的,主要是读课程的,有些系要求写篇比较小范围的毕业论文,有些系不一定要写论文的。读Ph.D则比较复杂些了”。介绍完读硕士、博士的情况,他建议宋佳坤研修科目:“分类和比较形态的研究虽然有了很久的历史,其内容有待发现和提高,其前程是很光明有为的。”

朱老的助手,也是著名鱼类学家的孟庆闻,同期给宋佳坤寄了一封信。她写道:“朱老告诉我他已难得写长信了,可是他为你写了三张纸的长信,详细地告诉我写的内容。他为你考虑得多么周到细致。他感到你很有培养前途,工作有创新,细致、认真,对你的科研评价很高。我听了真为你庆幸,有这么一个国际知名的专家为你指点和推荐,在你今后的工作中起多大作用呀!这信他写了很长时间,断断续续地思考,用颤抖的手书写。”

两封信的内容,在今天看来似乎十分普通,但在当时,却为一位年轻的后学拨开了曙光。朱老是享誉国内外的鱼类学家,中国鱼类学主要奠基人。这样一位著作等身、享誉中外的学者,对许多后学而言可谓高山仰止。然而,朱老却没有摆架子,而是不遗余力提携后学。经过他的推荐和指引,宋佳坤顺利赴美留学,在朱老母校密歇根大学先后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有意思的是,她的导师也是朱老导师赫伯斯的学生。今天的宋佳坤已成为美国马里兰大学研究教授、美国斯密森研究院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兼职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美国先进科学学会荣誉会员。

近年,宋佳坤被母校上海海洋大学聘为海外特聘教授。谈起回母校工作一事,宋佳坤感慨万千:“两头奔波,工作量增大,人很累,但正是感念朱老甘为人梯、提携后学的精神,促使我力尽所能为母校做些研究,为年轻学子做些铺路搭桥的工作。”的确,朱老不仅自己取得很高的鱼类学成就,而且培养了孟庆闻、罗云林、苏锦祥、伍汉霖、宋佳坤等鱼类学家,为中国鱼类学发展培养了一支业务精良的专家队伍。不仅仅做学问精益求精,提携后学,培养人才,或许是大师之所以为大师的师道风范吧?!

注:这是几年前采访宋佳坤先生的一篇文章,后因忙于校志工作,竟一度搁置未能发表。现幸逢纪念朱元鼎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经征得宋佳坤先生同意,略作修改予以发表,从提携后学角度展现朱先生的“大师风范”。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