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先两学 理必求察

宁 波发表于2016-12-4

陈子英生于1896年,卒于1966年,字晋杰,江苏苏州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二级教授,在谈家桢、赵功民主编的《中国遗传学史》中(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年12月版,第16页),他被尊为中国遗传学先驱;在冯永康、田洺、杨海燕等著的《当代中国遗传学家学术谱系》中(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第25-26页),他被奉为中国现代海洋生物学先驱。

陈子英1903-1905年进入苏州方氏私塾读书,1905-1909年入读苏州彭氏私立初级小学,1909-1912年转入苏州公里长洲高级小学,1912-1916年就读于苏州晏成中学,1916年秋考入苏州东吴大学,半年后因经济困难休学,1917年春在苏州上海商业银行作练习生,1917年9月重新回到东吴大学生物学系学习,于1921年6月获学士学位。1921年9月-1923年6月,在摩尔根的学生、燕京大学生物系主任A·M·波琳(Alice Boring)指导下,成为燕京大学生物学系第一个硕士研究生,并获硕士学位。其间,1921年9月-1922年6月任北京协和医学院生物实验助理,1922年7月-1923年6月任燕京大学生物学助教。后经波琳女士介绍,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奖学金,于1925年9月-1928年6月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著名遗传学家摩尔根(Thomas H. Morgan),具体在摩尔根学生斯特蒂文特(Sturtevant)指导下研究胚胎遗传学,获生物学博士学位。据陈子英回忆,虽然在美国名义上师从摩尔根,但其实很少见到这位声名显赫的大教授,很多工作莫不靠自己艰苦探索。

回国后,陈子英于1923年9月-1925年8月任燕京大学生物系讲师,1928年9月-1929年8月升任教授;1929年9月-1946年8月转任厦门大学生物系教授,其间于1929年9月-1944年8月任该校生物系主任、1931年9月-1934年8月任理学院院长、1932年9月-1937年8月任海洋生物研究室主任,1937年9月-1944年8月任陈嘉庚讲座教授;1946年8月-1947年7月转任上海沪江大学生物系教授;1947年8月-1952年1月转任东吴大学生物学系教授,其中1951年2-7月任系主任,1948-1949年兼任河南大学教授,1951-1952年兼任上海水产专科学校教授。曾主讲动物生理学、发生学、水产动物学、普通生物学、普通植物学、生物技术学、遗传学、进化论等课程。1952年调任上海水产学院养殖生物系主任。1956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曾任政协上海市第四届委员会委员。

陈子英一生当中,曾在多所大学任教。他获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后在燕京大学、厦门大学从事果蝇遗传学研究,包括果蝇原基发育、正常型和突变型的差别,通过突变基因表达的研究,对果蝇镶嵌、雌雄同体等突变现象做出科学解释,并与燕京大学的李汝祺合作开展金鱼的遗传育种研究。李汝祺系中国遗传学奠基人,也是摩尔根的学生,1926年在摩尔根学生卡尔文·布里奇斯(Calvin Bridges)具体指导下获博士学位。1931年,陈子英发表《中国文昌鱼一个雌雄同株标本的研究》。

1929年,陈子英转任厦门大学教授,燕京大学在司徒雷登主持下,秉持“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燕大精神,英才辈出,硕果累累,很快成为中国“教会大学之首”,跻身名校之列。去厦门大学时,司徒雷登对陈子英说,要把燕京大学精神带到厦门大学去。陈子英不仅听到心里,且付诸于行动。他一到厦门大学不久,就于1931年7月创立中华海产生物学会,并担任该会主要负责人。这是中国专事海洋生物学研究的学术团体,也是中国第一个群众性海洋学术组织,每年在厦门举行例会,开展为期1个半月的暑期海滨生物研究,先后共举办4届研究会。

20世纪30年代初,陈子英等就在福建沿海各地采集海洋动植物标本,在中国率先开展现代海洋生物学研究。1932年,陈子英在《中华海产生物学会年报》发表《福建省(海洋)动物初步目录》,其中有海绵、软体、甲壳和棘皮等底栖动物名录,所列新种有厦门海丝瓜、林文庆海燕等10多种。其中,发表的《厦门的棘皮动物报告》是中国研究棘皮动物最早的论文。1935年,陈子英发表《福建省渔业调查报告》,对福建沿海17县的渔业情况作了较为系统的总结。1936年,陈子英在《厦门海产生物研究场汇刊》中发表《闽南民间关于文昌鱼之记载及传说》一文,使文昌鱼研究得到国内学界应有重视。1934年8月23日,秉志、胡经甫、王家楫、伍献文、陈子英等30人,在江西庐山莲谷青年会签名发起成立中国动物学会,中华海产生物学会因此并入该会。陈子英曾当选该会第三届中国动物学会理事(1936-1942年)。

陈子英并非一位只沉浸于理论研究的学者,还非常注重应用所学服务社会。抗日战争时期,由于物资供应紧张,制造疫苗用的“洋菜”一度缺乏。陈子英试验用本国材料新法制造“洋菜”成功。洋菜为琼脂的主要原料,主要用来做细菌培养基。1943年,陈子英为贵阳卫生人员训练所代制“洋菜”95磅,解决了该训练所的燃眉之急。解放初期,在福建长汀流行一种“大脖子病”,主要是由于食物缺碘,使得甲状腺细胞不能合成足量甲状腺激素(TH),对垂体分泌促甲状腺激素(TSH)抑制作用减弱,垂体分泌TSH增加,血中TSH水平升高引起甲状腺肥大增生造成的一种疾病。他为此利用海洋生物知识,为福建长汀地区的老百姓治疗大脖子病,多达1000多人。1950年,他还发表一篇大众医学论文《多么难看的大脖子(海藻医治大脖子病)》,普及医学常识。1951年在《医药学》杂志发表《用海藻医治长汀区大脖子的经过》一文,介绍了用海藻治疗大脖子病的经验。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之际,陈子英与妻子张菡初一起由东吴大学调入上海水产学院任教,主讲动物生理学和组织胚胎学,与肖树旭、王嘉宇、杨亦智等在国内率先开设水生生物学课程,自编讲义,现场调查,采集标本,开展淡水生物学、海洋生物学教学。1952年,所创设的水产生物(水生生物)专业是国内率先设立的四年制本科专业,培养中国第一批水产生物专门人才。从这个班级中,走出了著名鱼类学家苏锦祥、伍汉霖、金鑫波、秦克静,著名水生生学家梁象秋等,可谓群英荟萃、人才辈出。1956年,陈子英被中央高等教育部评定为二级教授。著名遗传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谈家桢,当时也是二级教授。1961年,学校与山东海洋学院(今中国海洋大学)共同主编出版第一本水生生物教材——《水生生物学》,由农业出版社出版。如今上海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学科已有博士点,成为全国重要的水生生物人才培养基地。抚今追昔,饮水思源,不该忘记为中国水生生物学科做出开创性贡献的陈子英等老一辈专家学者。

陈子英系中国遗传学和海洋生物学先驱,“身先两学”,为这两个学科的创立和发展筚路蓝缕,做出令人瞩目的贡献。他做学问强调观察、注重实践,在厦门开展海洋生物学研究时,务必到现场调查采集样本。他不仅以身作则,身先示范,还把这种“理必求察”的精神传给一批又一批学生。他在东吴大学的学生,后来成为著名鱼类生理学家的王义强教授,就对此刻骨铭心。斯人已去,作为后学,应该继承他这种“理必求察”的精神,并进一步发扬光大!

鉴于侯朝海、朱元鼎先生均有单行本传记出版发行,其相关著作与成就均有详细反映,三人中独陈子英先生缺少此项材料,故择其主要代表作详列如下:

1923年,两种果蝇突变的遗传研究,中国科学杂志。

1926年,组织胺、肾上腺素、脑垂体素对蛙眼色素细胞的影响,远东热带病会议报告。

1926年,肾上腺素、脑垂体素、组织胺对在体猫肠运动的影响,远东热带病会议报告。

1929年,果蝇突变种胚芽的发生研究,美国动物形态及生理杂志。

1932年,厦门棘皮动物报告,中华海产生物学会年报。

1932年,毛蟹的呼吸生理研究,中国生理学杂志。

1933年,文昌鱼的雌雄同体研究,北京博物学会杂志。

1933年,东沙岛海产调查报告,厦门大学周刊。

1934年,厦门的食用海产动物,厦门大学自然科学业刊。

1935年,厦门的食用鱼类,厦门大学自然科学业刊。

1935年,福建省牡蛎渔业调查,厦门海产生物学业刊。

1935年,福建省渔业调查报告,厦门大学生物系特刊。

1936年,闽南民间关于文昌鱼之记载及传说,厦门海产生物研究场汇刊。

1936年,文昌鱼渔业调查报告,厦门海产生物研究场汇刊。

1950年,多么难看的大脖子(海藻医治大脖子病),大众医学地方病专号。

1951年,用海藻医治长汀区大脖子的经过,医药学。

1960年,关于中华毛蟹产卵洄游的初步报告,上海水产学院学报

1964年,陈子英、张菡初、蔡维元,四种家鱼尾垂体形态的初步研究,上海水产学院论文集,49-56。


 

作者简介: